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旁观中国 > 埃及的失败告诉了中国什么

27
2014

埃及的失败告诉了中国什么

● 在难解的政治分裂中,三年前开始的埃及革命已经走进了死局。埃及的教训能给中国的政治转型带来启示吗?

倪伟峰/文

  三年前的2011年1月25日,埃及街头爆发反政府示威,一场革命随后席卷全国,总统穆巴拉克被迫下台并受审。然而三年过去后,新政权的第一任民选总统穆尔西也成了阶下囚,在当前的形势下,军方强人塞西很有可能出山掌权。


         ▲2014年1月,埃及商店招牌上挂着塞西的头像和打红叉的穆尔西头像/倪伟峰 摄

  这场半途而废的埃及革命到底失败在哪里,它给其他国家和中国的政治转型带来哪些启示?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牛津大学非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保罗•科利尔(Paul Collier)。

  科利尔教授长期致力于非洲经济及国家转型的研究,著有《最底层的10亿人》等书。在2010年和2011年,他连续两年被美国《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列为全球一百位最有影响力的学者(the FP Top 100 Global Thinkers)之一。

  以下是采访的相关问答节选,可为中国镜鉴。 

三年前的埃及革命为什么会发生? 

除了埃及社会本身的经济问题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个人通信技术的快速发展,尤其是手机的使用在全球的普及。每个人都有一台手机,于是每个人都随时随地有可能参与到抗争运动中去。这样就大大降低了社会抗争的成本。

  因为毕竟社会运动要形成规模,从而扩大其社会影响力,本身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手机等通信技术在民众的普及,加速了抗争动员的信息传播,这相较于传统的社会抗争运动首先就是一大特色。 


        ▲2011年12月30日,开罗,一名男孩在解放广场售卖埃及国旗。/FILIPPO MONTEFORTE

和穆巴拉克关系十分密切的军方为何倒戈?

  从国家存在的基础来看,军队本身就是维护和巩固政权的工具,军队与政府之间的利益是有很强关联性的。面对一涌而上的反独裁的民众集结,军队的地位实际上是相对中立的。首先它要考虑的就是要保证自己不会灭亡。

  虽然说军队与穆巴拉克当局本是一丘之貉,但是相较于当时穆巴拉克政权的脆弱,军队自然会选择跟势力更强的一方站在一起,从而保证其生命的延续。军队最终选择了一种相对温和的妥协方式,放弃了大规模血腥镇压。 


       ▲2013年7月9日,埃及被罢黜的总统穆尔西的支持者持续示威。7月3日,穆尔西被埃及军方强行驱逐出政府。/东方IC

在民选总统穆尔西上台后,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穆巴拉克下台之后,临时过渡政府和埃及全社会都太急于进行新选举了。

  当然这跟穆巴拉克的长期执政有紧密的联系。情况跟当年的印尼类似。印尼总统苏哈托也是执政时间太长,其政权内部腐败问题因此愈加凸显。在我看来,穆巴拉克可以说是第二个苏哈托。这是我对埃及动荡现状的第一层理解。

  但是,埃及的后穆巴拉克时期与印尼的状况是完全不同的。再强调一下,我个人认为从穆巴拉克下台到穆尔西上台,政权过渡时间太短了。埃及国内只对穆巴拉克必须下台这一点达成了共识。但对如何建立埃及的明天,埃及议会以及社会舆论都可谓是鹬蚌相争,骑虎难下。

  我主要观察到两种对于埃及未来构建的思路:一种是来自于以开罗为革命中心的年轻人所宣扬的自由民主的理念,而另一种则是来自其他埃及地区的、更坚守伊斯兰文明传统的理念。

  我们都知道,新政府取得合法化是建立在多层次、多样化的决策选择,以及竞选程序制度化基础上的。在新一轮总统选举之前,这两个各自为战的阵营没有在政治合法性关键步骤上进行任何磋商,找到彼此的共识。这样一来,选举就是成王败寇。两派之间只有对抗关系,没有妥协,更没有合作。

  所以我认为,埃及新政权还未稳固就瓦解,根本上归咎于政权过渡时期过短,新政府一开始就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 

在穆尔西被军方罢黜后,外界对在埃及实行民主有许多反思。一些评论认为,在埃及这样的国家,民主并不适用。中国人对类似的说法也很熟悉,你怎么看这种观点?

  在西方国家,各国都建立起各自不同的民主建构模型。其中很大的共同点就是通过民主选举来体现的。但是,真正的民主内涵是完全高于民主选举的形式:那就是不同政治立场之间求同存异,群策群议。



  另外,民主内涵本身并不构成对政权以及社会稳定的威胁。当然,欧洲也是经历了很长的一段历史,才基本达到这种程度的。

  马基雅维利(意大利政治思想家,《君主论作者》)认为,巩固政权的方式有且仅有两种:要么社会发展停滞不前,要么就是执政者具有掌控社会秩序混乱的局面。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执政者没有第三种选择

  因为宗教信仰不同,埃及国内政治立场长期分裂。但是在过渡时期,临时政府内部以及整个埃及社会舆论都没有人主张要先坐下来谈,共同探讨埃及未来的多种可能性。穆尔西政府错失了本可以团结军方等其他各派穆斯林团体的机会,急于改变埃及现状。选举过程的草率与不同社会群体的立场分崩离析是导致穆尔西政府夭折的罪魁祸首,也就是说是决策性失误,而不能归咎于民主本身。

  话说回来,埃及的现状也是对民主内涵的一种悖论式证明。正因为有民主的存在,才使得埃及社会内部的分歧能够存在。


        ▲俯瞰埃及议会大厅

通过埃及的例子来反观中国,你如何看待中国目前的转型?

  从邓小平推动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年间,中国在各方面都得到了高速发展和进步,中国政府不断加强制度化管理,从而使得其执政能力不断增强,这点令我非常佩服。

  我在五年前写过一篇学术文章,专门探讨专制政权民主化的不同发展路径。根据不同国家的国情,其民主化的路径是不同的。

  中国不会出现类似埃及政变的情况,因为中国社会内部不存在这种因宗教信仰分歧而产生的、广泛且深刻的对立思想。当然近年来,在中国社会的不同层面,也出现了不同的社会问题,具体原因要在不同的时空背景下分析才会客观。

但是简单地说,中国近三十年来所取得的卓越的经济成果显然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流动的社会资本,从而促进了民主程度的发展,相应地,大大减少了社会动乱的可能性。

  但无论哪种执政机制,对于执政者来说,都有着对权力控制的强烈欲望。况且,这种理性的权力诉求,就是通过构建维护社会稳定的机制来实现的。中国的转型机遇与挑战并存,但与埃及相比,中国社会基本上还是会以一种相对平和的方式推进改革。

(作者为财新记者)

访谈全文请参阅:http://international.caixin.com/2014-01-26/100633891.html#rd

-----------
○ 欢迎关注“旁观中国”微信:on_china。我们为您精选全球舆论对中国话题的报道、分析和评论,发掘“吐槽”与深意。
○ 可以发送您喜欢的文章给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欢迎发来评论或文章推荐,可直接发微信,或邮件到onchina@caixin.com

推荐 1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旁观中国 旁观中国

财新传媒出品,精选国际舆论对中国话题的报道、分析和评论。它们有的持正平和,有的辛辣讥刺,也有的狗血八卦——但都很有趣。每天花上五分钟,看看全世界对中国的态度,了解态度背后的故事。

旁观中国阵地A(原创类)

旁观中国阵地B
(外媒摘编及读者来稿)

旁观中国微博:
新浪:旁观中国OnChina
腾讯:旁观中国
微信公众号:旁观中国(on_china)

(点击以上标题可进入相关链接)

欢迎访问及投稿!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

点击排行榜|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