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旁观中国 > 澳洲记者眼中的上海:和80年前一样放纵堕落

25
2014

澳洲记者眼中的上海:和80年前一样放纵堕落

小编说在前面:

下面的这篇报道的英文原文可谓是相当标准的“西方写东方”式报道,各种用词、语气、观察角度无不带着浓重的“味道”,不过,这也是相当多的西方人看中国的方式,有兴趣的人可以自行搜索原文。


文化小队 曹源 | 整理写作


今天的上海以“东方明珠”闻名,而在上世纪30年代,它在西方人眼中却也有着一个不雅的昵称:“东方妓女”(whore of the Orient)。

澳洲《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的记者达夫•塔肯(Dave Tacon)在实际考察了一番上海的各家夜店之后认为,这座城市的“堕落”程度已经不输当年了

他 在一篇报道中做出这样的描绘:吞云吐雾的上海夜店里,中国的富豪们挥金如土。夜店的VIP主顾们,每晚在吧台的预付酒水账单可达6万美金;有些桌上堆放着 的高级威士忌多达9瓶,每瓶的售价都在500美金左右;有时候,还会出现“香槟大战”(champagne wars),桌与桌之间比拼看谁的消费力最雄厚。

前澳洲银行家、现任上海 M1NT夜店的创始阿里斯戴尔•派顿(Alistair Paton)表示,自己的夜店在讨好中国百万富翁和千万富翁是如此的成功,连续5年来该店的唐培里侬(Dom Perignon)在亚洲的销量稳居第一(注:顶级香槟酒唐培里侬,以“香槟之父” 唐培里侬修士的名字命名,俗称“香槟王”)。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富豪们都是酒鬼。文章注意到,这些桌上摆放着的酒瓶,与其说是用来喝的,不如说是一种显摆(the bottles are not so much for drinking as for show)。

对于中国富人们的这种炫富心理,文章给出的解释是,因为中国人缺少自我表达的窗口,他们正在越来越依赖于用自己所购买的商品来定义自己(define themselves by what they buy)。在这些夜总会,喝酒常常次于浮夸的消费(imbibing is often secondary to flamboyant spending)。

在塔肯看来,上海在80年后重新 “堕落”,有不小的原因来自庞大的外籍人群,其中的享乐主义者们甚至恣意地服食可卡因等毒品——但有同样贡献的是穿梭于高级夜店的中国人,他们可谓是中国的“新一代贵族”(a new aristocracy),其家庭大多发迹于1980至1990年代的改革开放初期

“他们是中国成长在富裕中的第一代,他们要最大限度的享受他们的财富”。

"They are China's first generation to grow up rich and they plan to enjoy it to the max."


而他们带来的新上海夜景,和旧上海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上海绝大多数的奢靡的夜生活仍发生在外滩一带——这座城市在长达一个世纪的殖民统治时期建造起来的临江建筑群”。

"Most of Shanghai's luxury nightlife still takes place around the Bund, the city's historic waterfront built during a century of colonial rule."


“曾经,在他们的世界崩塌之前,上海的大班们(外国籍的商业大佬们)也曾在外滩最奢华的沙龙,成箱的开香槟庆祝他们的成功。”

"Before their world came crashing down, Shanghai's taipans (foreign-born captains of industry) toasted their success with champagne ordered by the case-load in the Bund's most luxurious saloons."


▲旧上海酒吧舞女老照片

经济发展让上海成为“东方明珠”,但也让 “东方妓女”的阴影重新出现。今天的人们似乎还有本钱变得更加的奢靡放纵。10年前,中国根本没有亿万美元富翁,而最新的胡润百富榜里,中国的亿万美元富翁家族已经有315个。塔肯还援引了伦敦财富资讯机构WealthInsight的一份数据:在上海2400万人口中,百万美元富翁占到约16.6万个。


文章同时提到,在富人大幅增加的同时,中国的贫富差距也在日渐拉大。

“在M1NT夜店门口,进进出出的富豪主顾碰到的是弯腰乞讨的乞丐。定制的法拉利和堆满了垃圾回收瓶的破旧自行车在上海的街头同路而行。”

"The well-heeled patrons of M1NT are greeted by stooping beggars as they arrive and depart. Customised Ferraris share Shanghai's streets with rusted bicycle carts loaded with scavenged recyclable material."

中国的经济改革让5亿人成功脱贫,但是据世界银行显示,中国现有的贫富差距也达到了殖民时期以来的最大水平。中国国内的数据显示,13亿人口中仍有1亿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每年的收入少于400美元。

(小编:这位记者,某些城市和地区可能有殖民屈辱史,但整个中国可没有什么“殖民时代”……)

派顿已经把M1NT夜店卖给了香港大地产商信合集团。卖店之前,上海的消防安全部门刚刚勒令夜店暂停营业,派顿对经营环境颇为不满,并且暗示这是一次“恶意收购”行为。

塔肯在文章中写到,中央政府“既打老虎也打苍蝇”的反腐行动,特别是“打苍蝇”的部分,确确实实地影响到了此类“娱乐”产业。

“就像1930年代上海看起来没有尽头的繁荣和聚会一样,历史告诉我们尽头是存在的。而它的突然到来会比任何人预计的都早。”

"Just as there once seemed no end to Shanghai's 1930s boom and no end to the party, history tells us that there will be. And it will come suddenly and sooner than anyone expects."


▲旧上海酒吧舞女老照片

(完)


原文参考:
Nothing exceeds like excess (原载《悉尼先驱晨报》作者:Dave Tacon)


【旁观中国】第一次线下活动

欲知详情,请点击左下“阅读原文”或回复关键字“活动”获取。


尝试输入关键词:「精选」「旁观史」「旁观者」「简介」「投稿」或日期,如「140304」「140515」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旁观中国 精选全球舆论对中国话题的报道、分析和评论,发掘“吐槽”与深意 

欢迎大家发来投稿、评论或文章推荐。直接回复微信或邮件至onchina@caixin.com

添加关注的三种方式:
 1)点击屏幕右上角按钮,点击【查看公众账号】可关注;
 2)在【添加好友】--->【搜索公众账号】中查找:on_china;
 3)通过微信扫描下方第二张图片二维码


特别声明:旁观中国由财新传媒出品。旁观中国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财新传媒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请认准旁观中国唯一之微信号:on_china。

推荐 7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旁观中国 旁观中国

财新传媒出品,精选国际舆论对中国话题的报道、分析和评论。它们有的持正平和,有的辛辣讥刺,也有的狗血八卦——但都很有趣。每天花上五分钟,看看全世界对中国的态度,了解态度背后的故事。

旁观中国阵地A(原创类)

旁观中国阵地B
(外媒摘编及读者来稿)

旁观中国微博:
新浪:旁观中国OnChina
腾讯:旁观中国
微信公众号:旁观中国(on_china)

(点击以上标题可进入相关链接)

欢迎访问及投稿!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